米尔先生

CP
【欧美】Reylo VO AL ET 分歧者four/tris
【日漫】蝎迪 团兵 索佩 冲神 零白 一露
【盗墓笔记】黑花 瓶邪 启红
自由段子手,摄影爱好者。
喜欢一切美丽的事物并且努力热爱着世界。

米尔先生。

母亲节记事

#花语乾坤##母亲节##黑花##瓶邪##盗墓笔记#
张起灵走在大街上,看着街道两旁捧着水桶向路人兜售鲜花的商贩,来来往往手里拿着一朵或几朵或一束花的青年,就连蹦跳着调皮的小姑娘,手里也紧紧捏着一朵康乃馨,到了妈妈身边献宝似的递过去。
张起灵眯了眯眼睛,似乎当自己还小的时候,在庞大的家族中,有一位面容温柔的妇人总是拉着自己,或者是在训练之后的一碗淡茶摆在桌上。
时至今日,他早不记得那妇人的眉眼,只记得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气和那说不出的熟悉感觉,由心里迸发,从骨子里蔓延,深深的怀念,难以割舍的血脉相连。

吴邪想了想,觉得还是应该和小哥说一声,今天是母亲节,是要回去看看妈妈爸爸的,但是一想起去年妈妈知道自己和小哥的关系之后的表现……也真是不好交代,若把小哥一个人留在店里,他不忍心,带着小哥去了,明显又是给妈添堵…吴邪抓了抓头,心说真他娘的纠结,两边都重要,偏偏小哥那闷葫芦似的性子,要怎么讨好自己爹娘啊?
正想着,就见着蓝帽衫的男人拎着好些酒菜鸡鸭进了店门,刚想开口,却被一捧递过来的花束惊了愣得说不出话,只看着那粉色的包装纸,张起灵抬了抬头道:“给咱妈的。”
一杯酒给洒在坟前,打乱了徐徐上升的轻烟,黑瞎子跪下磕了个头,麻利起来坐在坟前,又斟了杯酒对着墓碑磕了一下杯子,这才一口饮下,顿了顿拿了贡果橘子剥皮吃起来,咂咂嘴说:“哎哟这卖水果的良心大大的坏了,橘子不太甜,您二老凑合着吃吧,今儿过节,老爹你就甭跟我妈抢了,吃点儿苹果,我妈就好这口儿酸的。”说着,黑瞎子咧嘴笑了,扯了扯一边上香的解雨臣,接着说:“您老两口儿放心,我们日子过的好着呢,柴米油盐要啥有啥。”黑瞎子摸了摸鼻子,起身等着解雨臣鞠躬完后道:“不差钱,你们俩缺啥…就买啥,别舍不得。”

解雨臣给解老夫人修剪着指甲,解老妇人则一脸平和的看着黑瞎子忙里忙外的端着菜,母亲节,说到底又是一桌家宴罢了,只有眼前儿子的真心最暖和,解雨臣偷偷瞄了眼娘亲的面色,她还不算太老,仅50出头,什么事儿也是看得精明又利落,相信她早已经摸透了某些事儿的底儿,上几个月又是不明不白的认了黑瞎子一个“干儿子”,解雨臣摸了摸妈妈的手,解老夫人微笑着冲黑瞎子点点头,终于开口对解雨臣道:“家族血脉固然重要,但是我这当妈的…最疼的还是儿子。”解雨臣也笑了,他知道,最疼他的人,舍不得委屈他。

评论

热度(10)